我们应该怎么分析QEMU代码中某段代码的性能呢?除了比较复杂的trace-event功能(我的博客中翻译过qemu tracing的文档),其实在QEMU自带有一个简单的profiler实现,它是一个简单的计时器封装。这篇博客主要介绍怎么在编译时开启、使用QEMU profiler,并说明怎么利用这个功能添加一个自己的计时器来分析QEMU中某段代码的性能。

1. 编译

我的代码是QEMU 2.12.0。要开启profiler功能,在编译前进行运行configure的时候,只要加入--enable-profiler选项就可以了,它会加入CONFIG_PROFILER这个宏定义。比如我用如下选项进行编译:

阅读全文

日记式的个人胡扯,没有一句话保证正确,谢谢围观,欢迎指正。。

通用与专用,没有好坏

首先举两个极端的例子:深度学习应用十分重要,因此人们愿意专门为它花钱设计新型专用芯片和硬件架构,甚至可能为了它的性能,没准以后会重新写了一个叫”DnnOS”(我自己瞎编的名字)操作系统;而Jc写的helloworld.py程序无论在Linux, Windows 95还是Win 10上怎么折腾,都是打印一行hello, world,没有任何区别的。

哪个更好的问题没有绝对的答案,也许深度学习的新型硬件没有键盘鼠标和显示器,DnnOS也只要实现一套新型硬件的驱动,复杂程度远远小于Linux和Windows。但是Jc的helloworld.py无论运行在多么复杂的系统上,都无法到一个好的深度学习模型所带来的价值;反过来说,即使这套新型深度学习工具再牛逼,可能都无法运行Jc的helloworld.py程序。 阅读全文

谁来定义虚拟化?

一个比较抽象的词,很难给出一个比较明确的定义,而且我也一直认为没有人可以对一个抽象的概念给出绝对正确的定义。如果一个公司想争夺一种技术的定义权,我会毫不吝啬的给它扣上“技术独裁者”的帽子。

但是理解一个词在当前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用法还是很有必要的,比如“虚拟化”这个词,对虚拟化开始重点关注以来,对“虚拟化”这个词的理解的确是在逐渐变化的,今天就来说一说我目前为止的理解。

从虚拟机说起

关注虚拟化方向之前,我对虚拟化这个词的理解是经历了几个阶段的。最开始可能“虚拟机”啊,有了虚拟机,大家就能方便地在Windows下用Linux系统啦。后来云计算火起来了,云服务器的底层技术是什么啊,是虚拟机和虚拟化啊,所以感觉虚拟化真是很牛逼。后来Docker火了,Docker是什么,人家都说是“轻量级的虚拟化”,哇,虚拟化这么牛逼,虚拟机、云服务器、Docker都用了虚拟化啊。 阅读全文

0. GCC的attribute关键字

这是GCC的一个特性,gcc可以使用attribute关键字,格式如下:

其中attribute_name中有两类constructordestructor类似C++中类的构造和析构的概念,只不过是相对main()函数来说的。简单说,__attribute__((constructor))定义的函数在main前执行,__attribute__((destructor))定义的函数在main后执行。 阅读全文

“新司机”虽然上路了,但并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因为还知道有没有走上正路。但上路也快一年了,当然有一些体会,就算是错的,也该想过些什么。如果我什么体会都不写出来,那么这些想法总会在我的脑子中绕啊绕啊的。所以我希望写些出来,也许这样就可以不用刻意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它们,也好专心”开车”。而且我想,车技总是不断积累联系和回看总结的过程,也许我将来看现在自己的体会,不是嘲笑自己的车技太差就是羡慕自己的没有迷路运气。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能因这些感想能将其他”新司机”带上(歪)路,我也是很欣慰的。。。

这系列文章,不去反省自己的缺陷,不去叙述自己的经历,只写下当前所总结的体会。本篇博客,我将写一下对存储栈的理解。后边,我还可能从存储组织(文件系统/存储结构)、存储缓存和虚拟化存储等几方面写下体会。

1. 层次化封装

就像OSI网络参考模型一样,存储也是有层次的,如果在网络中我们将这些层次称为网络协议栈(TCP/IP协议栈),那么在存储中我们经常用存储栈(storage stack)或I/O栈(I/O stack)与之对应。 阅读全文

译者的废话

这是Red Hat RHEL 7文档中关于KVM虚拟机超量分配的说明文档,这里说的KVM,应该就是适用QEMU管理的KVM虚拟机的,因为在启动QEMU虚拟机的时候,只要-smp N-m N参数分别就可以指定虚拟机的vCPU数和内存数,我实际实验发现,它们是都可以超过实际的物理CPU核数和内存大小的。

硬件资源超量分配,说的好听是节约资源,但是资源的分配超的不切实际,也就是”VPS超售”的万恶之源。。。比如一个4核8G内存的服务器,碰上黑心商家,不知道会被分出多少个1核1G内存的小崽子呢。。。不过这里Red Hat只是给出技术上的建议,没有提及VPS超售问题。嗯,做技术,不可耻。。。


原文: 阅读全文

系统概况:

  • host 和 guest 都是用的 Ubuntu Server 16.04系统。
  • 我的 host 机上有三块网卡2块有线网卡(接口 enp1s0 和 enp3s0)和1个无线网卡(接口 wls2s0)。
  • 我的 host 机通过无线网卡连在一个路由器上,并因此能够连接到互联网,所在的网段是192.168.3.0\24,ip 固定为192.168.3.5。
  • 其他两块有线网卡没有连接。

实验0:

效果:

guest 与 guest、guest 与 host 之间可以互相 ping 通;guest 不能访问 host 所在路由器网段(192.158.3.0\24)。

方案:

在 host 中搭建了一个虚拟网桥,将 qemu-bridge-helper 工具在启动虚拟机时创建的虚拟网络接口 tap0[1,2…] 与 host 桥接在一起,我手动配置了他们的网段是192.168.4.0\24。

步骤:

1.配置 host 的 /etc/network/interfaces ,在其中加入以下内容,然后通过 /etc/init.d/networking restart 重启服务来创建网桥。 阅读全文

刚想玩玩kvm,结果分不清这几个命令。。搜了一下,记录下来,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摘抄

1

在老版本中有单独的qemu-kvm模块存在,结合qemu一起做虚拟机工作。在后续新版本中,已经将qemu-kvm模块完全合并到qemu中去。因此当需要使用kvm特性时候,只需要qemu-system-x86_64 启动命令中增加参数 –enable-kvm参数使能即可。

(http://blog.csdn.net/tantexian/article/details/41281171)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