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储虚拟化”新司机”的思考(1)–存储栈

“新司机”虽然上路了,但并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因为还知道有没有走上正路。但上路也快一年了,当然有一些体会,就算是错的,也该想过些什么。如果我什么体会都不写出来,那么这些想法总会在我的脑子中绕啊绕啊的。所以我希望写些出来,也许这样就可以不用刻意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它们,也好专心”开车”。而且我想,车技总是不断积累联系和回看总结的过程,也许我将来看现在自己的体会,不是嘲笑自己的车技太差就是羡慕自己的没有迷路运气。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能因这些感想能将其他”新司机”带上(歪)路,我也是很欣慰的。。。

这系列文章,不去反省自己的缺陷,不去叙述自己的经历,只写下当前所总结的体会。本篇博客,我将写一下对存储栈的理解。后边,我还可能从存储组织(文件系统/存储结构)、存储缓存和虚拟化存储等几方面写下体会。

1. 层次化封装

就像OSI网络参考模型一样,存储也是有层次的,如果在网络中我们将这些层次称为网络协议栈(TCP/IP协议栈),那么在存储中我们经常用存储栈(storage stack)或I/O栈(I/O stack)与之对应。 阅读全文

全国信息存储年会参会总结

时隔近3个月,我本科毕业后第一次回到了西安,见到了在本校读研的舍友们,不过主要还是来参加信息存储年会的。

会议有特邀报告、青年学者报告和优秀论文交流报告,分别是大神级的学者、大神级的青年学者和大神级的博士生进行报告,听了这些报告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差距有多么大,同时感觉不虚此行。

这是一篇我所听报告的部分内容的总结,语言从我个人理解的角度出发,信息可能不全或不准确,如有问题,欢迎讨论和指正。 阅读全文

In-kernel memory compression 翻译:内核内实现的内存压缩

(发布于 April 3, 2013, 意译于12/9/2016)

  • 原文链接 :https://lwn.net/Articles/545244/
  • 另一个版本的翻译(有些句子没有翻): http://kernel.taobao.org/index.php?title=%E5%86%85%E6%A0%B8%E6%9C%88%E6%8A%A52013-04#In-kernel_memory_compression
  • 吐槽 : 我的天呐!!翻译完我才发现有人翻译过了,早知道我就不自己翻译了,痛苦死我了。。
  • :内容我还没有完全理解,仅供参考,以原文为准。

阿姆达尔定律告诉我们一个计算机系统肯定存在一个瓶颈。历史上,对于很多工作负载这个瓶颈都是cpu,所以人们在不断提升cpu性能。所以现在,渐渐地,ram成为了瓶颈。有时当数据在ram和disk之间来回传递时,cpu就在一边干瞪眼呢。增大ram有时并不是一个好的或者经济的做法,更快的I/O或者ssd可以缓解问题,但是不能消除这个瓶颈。

如果可以增大ram中数据的有效容量,不是很好吗?既然cpu闲置,也许我们可以拿闲置的cpu周期来专注这件事。这就是内核内压缩的目标:用闲置的cpu周期来做ram中的压缩和解压缩。 阅读全文